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与君归初_ 七十一章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寞萧小说与君归初 七十一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七十一章

    “就凭这么一块玉佩,你怎么就能断定我是大兴皇室之人?”

    “因为,这块玉佩,我见过,而且,还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你别扯了,你一个大渝将军,怎么可能见过大兴的内宫之物,你快放了我,我真的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昙阳公主,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我去,连我姑姑都知道,看来,真的是认识这块玉佩啊,可是,既然要做戏,当然得做全套了,雨颖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承认自己的身份呢。

    “当然听说过,当时她可是我大兴一位很厉害的公主,当年舍弃了自己的爱人,远嫁蛮荒,换来了两国和平。”

    “她舍弃的那个爱人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,,你就是旱陌?”雨颖小时候听她姑姑讲过他们的爱情故事,所以自然知道故事里面的男主角的名字,可是,一个激动,既然直接说了出来,这一次,怕是再掩饰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说自己不是皇室中人,恐怕,你就是大兴现在唯一的那名公主吧,昙阳,就是你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我一个江湖女子,怎么可能会是大兴身份尊贵的公主呢?你一定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姑姑年轻时很像,都很倔,你要不是大兴的公主,说不定,我还能收你为义女。”

    “啊,大叔啊,我不都说了你认错人了吗?你怎么还是这么执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骗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,来人,把她带下去,不过,可千万不要伤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旱陌吩咐手下的人绑了被他制服的雨颖,等雨颖被带下去之后,又瞥了一眼身边的那名副将,眼神中充满了凌厉,“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,废物。”说罢,便转身准备离开,却在走了几步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没有转身,又一道命令话语传来,“你最好不要打那个丫头的主意,如果那个丫头出了一点儿事情,你便把自己的双手给我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副将的语气中,充满了愤怒与不满,他攥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,虽然表面很服从命令,可是,心里却恨不得杀了雨颖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怀有身孕三个月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怀孕了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检查不会错的,你最近由于过于劳累,已经导致胎心不稳,你不能再劳累了,不然,会导致小产,你要做的事情,小颖已经去替你做了,所以,这几天,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,什么都不要想,养好自己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怎么可能会怀孕,绝对不可能。”怜儿仿佛是没有听到肖师傅对她的忠告,两眼空洞,着魔一般的撕扯着被子,情绪非常的不稳定,肖师傅情急之下,便给怜儿点了穴,看着她泪流满面,生无可恋的模样,也是为她心疼,叹了口气,扶她好生睡下,又为她把了脉,确定胎儿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之后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怜儿姑娘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,我只知道,你现在身子很弱,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会随时有危险,身为医者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障你们的安全,等你心情平稳下来之后我自然会解开你的穴道你要是有什么事情,等你平静下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怜儿躺在床上,不能动,也不能说话,只有一双眼睛无神的看着上面,泪水不休的流淌着,肖师傅见她这样,除了为她惋惜,为她心疼,也确实是做不了什么了只是无奈摇了摇头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暮色,稍稍有了些黑暗,肖师傅前来给怜儿送药,可是,屋内却已然没有了她的身影,肖师傅叹息,怎么忘了怜儿也是会武功的,她可以利用内力冲破穴道,肖师傅环顾了四周,没有发现怜儿留下的半点踪迹,不免有了些担心。

    现在天色渐暗,外面的风,也吹的冷了些,屋内烛火摇曳,城墙之上,一名紫裙女子站在城墙边缘,看着城墙外卷卷吹过的阴风,闭上了双眼,一行清泪,缓缓滑落脸颊。

    此生,就此了解,所有恩怨,下一世,再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,大事不好了。”(将士)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这么慌张?”(张振)

    “大渝,大渝赶来了五万援军。”(将士)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(张振)

    “就,就在刚才,有五万人马举着大渝的军旗从西面赶来。”(将士)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大渝现处我横州境内,就算是两天前的大战失败,发出求救信,也不可能在这么断的时间内赶过来。”(张振)

    “万一,他们是在攻下益州之后就发出的信号呢?”洛离沉思良久之后,说道,肖子宇看了一眼洛离,也陷入了沉思,完全没有了原本的不羁之气。取而代之的,是他从未有过的一种沉稳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大渝大军又来攻城了,这次依然没有主将。”“

    “全员准备,定要守住城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屋内的几人听到消息后,互相看了一眼,点头示意之后,几人披挂上阵,颇有一副慷慨就义之势。

    “各位大兴将士,今日,必有一场恶战,可是,就算是死,我们也绝对不会逃跑,就算尸横遍野,我们也绝不会允许恶贼再踏入我大兴一步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各位大兴将士,准备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敌军距离还有八百步。”

    “弓箭手准备。”

    敌军距离还有五百步。

    “放箭。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满天箭雨,虽说大渝军手握盾牌,可是,面对这万剑飞过的阵势,也不免会有许多的伤亡,只是,将士,始终是将士,他们知道的,只要服从命令,就算是忍受这万剑穿心之痛,也必须继续往前,在战争之中,最可怜的,可能就是那些普通的将士了吧,他们没有做错什么事情,只不过是站的立场与对方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“敌军距离四百步。”

    “投石手准备——————发射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两边天空中,一边是迟来的箭雨,一边,是巨大的石阵,伤亡,也是愈来愈多。

    “开城门,冲。”

    横州城门打开,洛离和肖子宇带着大批人马冲了出来,开始了两方间的疏死拼搏,霎时间,整个横州城门,变成了一个乱葬岗,大兴的将士,大渝的将士,尸首叠交,惨不忍睹,洛离看着周围血色下的个个尸首,不禁皱了皱眉头,尽管于心不忍,却还是不得不一个个的斩杀着敌方,战争,就是这么的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看,那两个大将很厉害啊,我们的三万人马,这次,怕是也要葬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他们不也损失惨重吗,这一次,他们不但在人力上有了惨重缺失,就连将士们的信心,怕是也被打击了不少,去通知下去,撤军吧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他们大兴也未占的半分便宜,为何在此时撤军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,既然已经引出他们的主帅,其他的事情,自然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,明天继续派三万人马前去,等到出现这种状况之时,再撤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旱陌站起身,看了看满身鲜血的洛离,嘴角,轻轻勾起,继而,便转身挥袍而去。

    作战的第三天了,横州城内,已经遍地是伤员,处处是鲜血,三天,尽管大渝也损失不少,可是,损失更为惨重的,却还是他们,如今,整个横州城内,已经还有两万军马,加上各种受伤程度的,勉勉强强三万,他们,已经禁不起再一次的战役了。

    洛离托着绑了绷带的左臂,在城中环视着,最终,目光锁定在了不远处焦虑的诊治着每一位伤员的满馨,看着她那无论何时都温暖如初的笑容,嘴角,不禁微微向上勾起,随即,却又落了下来,这一次,他怕,护不了她的周全了。

    “朝廷的援兵,应该,是不会来了。”肖子宇不知何时到来,与洛离并肩站着,同他一样,也看向了不远处那个小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估计,原野军救援的消息传到洛诨的耳朵里了吧,他为了让我死,居然,想要断送这一整坐城池。”

    肖子宇看了看身边目不斜视的洛离,有些悲伤的低下了头,又似乎很为难的试着张了张嘴,却最终没有开口,一边的洛离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没有转头,闭上了眼睛,声音中,有着难掩的悲痛,“他,还没找到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三天了,没有一点音讯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,是回都城了吧,毕竟,那里,才是他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“陆清他怎么这么忘恩负义,你对他怎样,他心里不清楚吗?现在居然临阵脱逃,我看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可能,从始至终,他就不是我们这一边的吧,这时候离开,也好,最起码,可以活命。”

    “洛离,他都已经背叛了我们,你怎么还帮他说话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背叛任何人,因为,从始至终,他就不属于任何人,他,只是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洛离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说了,留下一条命,不也挺好的嘛?说不定,还能为我们收尸呢。”

    洛离依旧没有回头,仍然是紧紧注视着那忙忙碌碌的小身影,嘴角,嗜着一丝笑意,可是,脸颊之上,却是一行清泪缓缓滑落,就在泪水快要掉下的时候,他转过身,擦干了眼泪,离开了,留给肖子宇的,只要一个伟岸挺拔,却有着些许疲倦的背影。

    得知陆清失踪的消息后,最为难过的人,应该,就是他了吧,可是, 表现的最为淡然的人,却也是他,他此时心里的悲痛,又有谁会明白呢?

    “报——大渝主帅在城门外,要求与六皇子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大渝主帅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此时已在门外,只带了一名副将与一千将士。”

    “只带了一千将士?这么轻敌,我们何不趁这个机会让他们失了主帅呢?只要军中无首,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再打。”(肖子宇)

    “不可,他带这么一点人来,肯定有他的道理,走,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经历了三天苦战和挚友逃亡事情洛离,已经憔悴了不少,可是,战马之上,他却依然是那般的精神,凌厉,没有丝毫的倦意,这样的洛离,让旱陌也有些佩服,笑容,浮生面庞。

    “六皇子就是六皇子,不愧是经历过沙场之人,都已经被逼到山穷水尽之时了,还是很顽强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旱将军啊,上次见面,也是四年前了吧,我记得,那时的旱将军,逃的有多么的狼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旱将军要求见我,就是想要回想一下自己的败史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只不过是带了一份礼物给你,相信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旱陌拍了拍手,从一排将士后面,被带出了一名倔强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颖儿。”

    “哥~~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想做什么,就是想做一个交易,一名换一命,你的命,换她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卑鄙。”(肖子宇)

    “战争中常用的一些伎俩罢了,算不得卑鄙,怎么样,同意吗?你妹妹已经被我下了迷药,她现在,根本连剑都拿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洛离很是气愤,紧紧的攥着拳,看了看他们手里的雨颖之后,最终,放开了拳,调下了马。

    “好,你放了她,我便跟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洛离!”

    “哥哥~不要~”

    “哥哥说过,一定会保护好你,就绝对不会食言,颖儿,以后离开朝堂,去一个自己想去的地方,永远不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洛离笑着,溺宠的看着已经落下泪来的雨颖,缓缓迈开脚步,向她走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旱将军后悔了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,给,把这个吃了。”旱陌丢给洛离一个白色瓷瓶,洛离打开后,里面只有一颗红色药丸,看着不解的洛离,旱陌大笑着,说,“放心吧,那不是毒药,我还要靠你的命活着回去呢,那只是一颗迷药而已,让你向你妹妹一样无法提起剑,这样,我们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,玩的这么阴险。(肖子宇)”

    洛离看了看那颗红色药丸,冷笑一声,二话没说,就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哥~”

    “六皇子好气概,好,现在,我们放了她,让她走过去,你同时走过来。”

    洛离站在原处,没有动,旱陌看着,又一次,笑了,“这城墙之上,全部都是你们的弓箭手,我只有一千人马,若我耍花招,我还能活着回去吗?”

    洛离回过头,看了看担忧自己的肖子宇,又抬起头,看着城门之上已是泪流满面的满馨,牵强的向她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,转过身,便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两边战役,两名俘虏,一人过,一人来,一人笑,一人泪,然而,却只是向前迈出的瞬间,一切,却都变了模样,模糊之间,只是剑光一闪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一抹鲜血,从天洒落,一时间,都忘记了,该做什么,到底,发生了什么,一切,来的,都太快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